> 汉中戒毒医院,汉中戒毒中心,汉中戒毒所,汉中自愿戒毒 >
汉中地区有戒毒医院吗?--冰毒的发展史
浏览次数:90

甲基苯丙胺,是冰毒的主要化学成分。很早以前,我们中国人早已从植物麻黄中制造出一种药茶。麻黄这种植物中的活性成分叫做麻黄碱,它被用作于扩张哮喘患者的支气管道。现在,我们早已清楚甲基苯丙胺是可以从植物麻黄中提炼出的。

麻黄草

麻黄草

在20世纪20年代晚期,研究者们人工合成了一种与麻黄碱结构相似的新的化学物质,并研究它的作用,这种物质就是苯丙胺,它在1932年被授予专利。

苯丙胺的所有主要在20世纪30年代均已被揭示,它的首要用途是取代麻黄碱用以治疗哮喘病,1932年,苯丙胺吸入剂作为一种治疗因感冒引起的鼻塞药物被使用。

一些关于苯丙胺的早期研究显示,这种药物能够使麻醉的狗清醒过来。在1938年,用苯丙胺进行治疗的发作性睡眠患者发生了严重的妄想症反应,苯丙胺引起的妄想症反应有规律的重复出现,这种现象引起了研究。这也正是当今吸食冰毒的急性反应的表现,严重的甚至出现幻觉和幻听。

苯丙胺药丸

1937年,苯丙胺被发现可以用抑制食欲,减少功能亢进的孩子的活动,卡车司机在长途运输中也有使用苯丙胺药片来保持清晰的状态。

1939年,苯丙胺走上战场,关于德国使用兴奋剂来振奋其士兵精神状态的报道很多。1944年有报道说,“当睡眠的渴望威胁到一个军团的安全时,这种药物是可以弄到的各种延迟睡眠的药物中最令人满意的一种”。诸如此类的报道很多很多。比如下面这篇:

100名海军陆战队官兵在靶场射击、25公里强行军、一次拉练、健身运动、紧密队形训练、游戏、疲劳训练和露天警戒中连续60小时保持活力。在第一天活动之后,50人每6小时得到7粒每粒10毫克的苯丙胺。同时,给予另外50人安慰剂(奶糖)。每个人都不知道他们拿到的是什么。满腹疑惑的军官推断,苯丙胺肯定会激励那些士兵,提高他们的士气,减少瞌睡,增强对射击能力的信心……据观察,得到苯丙胺的人在行军时领先,在休息时较兴奋地揉搓他们疼痛的双脚和水泡,并且保持机警。而安慰组的士兵则不得不被摇晃以防止睡过去。

二战日本士兵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广泛使用苯丙胺来保证后方民众的生产和使战士保持充沛精力。战后,为了削减大量库存,这些药物未经处方即被出售,有些日本的医药公司为苯丙胺做广告说,这个药物可以“消除昏睡,焕发精神”。如此广泛的使用,必然会伴随着相当程度的过量使用和胡乱使用。

1944年,在瑞典,由于许多人口服苯丙胺,它被受到了严格控制,结果造成苯丙胺销售的显著下降和使用苯丙胺总人数的减少。但是那些严重的积习难改者却不容忽视,并由此产生了苯丙胺黑市以及苯丙胺亚文化。为了榨取昂贵的黑市苯丙胺的最大利润,一些瑞典人开始静脉注射。1968年,瑞典实质上禁止了任何针对苯丙胺的处方及相关的兴奋剂。当然了,黑市依旧红红火火。

直到20世纪60年代,在美国街头最紧俏的毒品就是去氧麻黄碱,它以液体形式用来注射。医院有时用这种药物来刺激那些安眠药过量的患者的呼吸,医生们也用可以注射的苯丙胺通过注射入肌肉中来治疗肥胖疾病。20世纪60年代早期曾有关于“减肥大夫”的报道,说他有很多患者定期前来不是为了治疗肥胖疾病,而是为了注射一次苯丙胺。

以及一些海洛因成瘾者在无法获得海洛因的时候只好注射苯丙胺,苯丙胺可以用作海洛因的合法替代品从而称为一种治疗手段。当时,苯丙胺被认为不会上瘾,因此医生在开处方药时非常随意。有关这种毒品泛滥的报道促成了立法,其中包括根据1965年美国法律中“危险药物新定义”制定的联邦苯丙胺条例。不幸的是,随着这些揭露性宣传以及随之而起的立法充塞了年轻人的耳朵,这些年轻人作为一代人的认同,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毒品体验——他们的父母和国家告诉他们毒品是有害的。当时的嬉皮士坐在金门大桥公园内,抽着大麻服用着LSD,谈论着和平、爱情和人类的友情,这也恰恰被外界所称作的“被毁掉的一代人”。

嬉皮士

嬉皮士

在这里汉中戒毒所要插上一句,好像世界各国的年轻人对于毒品的危害宣传不是很在意,无论把毒品塑造成如何恐怖,也难以压住一些年轻人好奇试探的心理,以及叛逆的性格。假如对宣传毒品的危害不要那么恐怖?结果是好还是坏?我们也一直思考正问题,如果你想到了答案,可在文末留言告诉绿橙丝带。

当苯丙胺的使用开始被认为是一种胡乱使用时,医生越来越少的开这类处方药物。苯丙胺作为危险药物的新法律地位给予处方和再补充以种种限制,70年代出台了关于这些药物可生产的总量限制。于是不到10年时间,苯丙胺从广泛使用和接受的药物变成了较少广泛使用的、受到严格限制的毒品。

随着对苯丙胺的严格管制,出现了含有麻黄碱和咖啡因的兴奋剂药丸,类似于现在的麻古。在美国的80年代以前,这类产品很泛滥,随后被可卡因取代其地位。

1989年,美国出现了盐酸去氧麻黄碱,即甲基苯丙胺,俗称为冰毒。90年代,冰毒在中国开始出现,逐渐取代了毒品之王海洛因的地位。时至今日,难觅苯丙胺的身影。

把海洛因称作为传统毒品之王,冰毒是新型毒品之王,毫不为过。究其历史之来源,无一不是舶来品,包络了前段时间上了头条的毒品王中王“芬太尼”,传言它的毒性是海洛因的好几倍。不禁深思,是人操控了毒品,还是毒品操控了人?

河南弘大自愿戒毒医院咨询热线:0371-55020633    0371-55020733
 

联系我们 | 医院环境 | 在线咨询 | 返回首页

备案号:豫ICP备18030098

河南戒毒 安徽戒毒 山东戒毒